Winnipeg Logos Church

文章属于类别 溪水旁

以色列的圣者

《以色列的圣者》 以色列的圣者, 为我牺牲自己, 神羔羊,你是弥撒亚, 耶稣和平之君。 我要跪下来敬拜你主啊! 因为你是万王之王, 我要跪下来敬拜你我神! 宝贵耶稣,和平之君。

平静安穏

平静安穏 (杨世礼) 以赛亚书30:15 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 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 你们竟然不肯。 得救=在困难中蒙拯救(deliverance) 得力=充电、疗养(renew, rejuvenate) 归回=悔改 (repentance) 安息=停下来 (lighting down) 平静=心灵安静 (inward quietness) 安稳=完全倚靠(total trusting) 神从来不勉强我们,但衪要求我们,藉著悔改归回祂的怀抱;在祂的同在中,享受心灵安静,放下一切重担,完全倚靠神。 这样,我们就可以在困难中蒙神拯救,在大压力下心灵安静,软弱的腿再次有力向前奔跑。

祷告在於情

祷告在於情 (杨世礼) 路加福音11:5-13 当门徒请求耶穌教导他们祷告,耶穌用了一个比喻,说明祷告的基础是在於情,这比喻是以友情為例,回应当时民间所重视的好客文化。 故事中有三个朋友,甲乙两人是老朋友,乙君有朋从远方来,但他家中没有甚麼招待,所以乙君半夜去打扰甲君,希望借三个饼招呼远客丙君。那时甲君已经就寝,孩子们也都上了牀,所以起初时认為乙君的烦扰是不合理的。但当甲君细想之下,明白乙君也不过是為了对丙君的友情,所以才有勇气在半夜吵醒朋友,结果起来把乙君所需要的东西拿给他。 表面上,这比喻好像是鼓励门徒,祷告需要坚持,不要轻易放弃(11:8),但其实是强调「情」,因為「朋友」在这短短几节经文中,出现了四次,而且 上下文都是强调父子之情。上文提及我们祷告时,要称呼上帝為「父」(11:2),下文同样的以「天父」為这段的结束(11:13)。按理甲君是不需理会乙君,但按情他却应该帮助乙君,因為乙君是一个重情的人,否则乙君不会如此重视远朋的到访。甲乙两人即是老朋友,彼此间熟不拘礼,所以乙君於睡觉时刻仍去骚扰他人。 跟著耶穌解释这个比喻。世间父亲必不会把有害的东西给儿子,何况我们在天之父呢? 我们祷告,不是因為我们配得神垂听(那就是按「理」而説),而是因為我们是神的儿女,我们祷告的基础是在乎「情」。这比喻从「友情」為起点,中心却是强调父子之情。所以我们千万不要看祷告有如与神交易,切勿与神讲价还价。 正因神是我们的父,我们求鱼吃,祂一定不会拿蛇当鱼给我们(11:11)。我们祷告时,一方面应该勇敢向父神祈求,另方面可以放心,因為慈爱天父的美旨是最佳的,不论祂会否按我们所求的成事,祂必会赐圣灵给我们(11:13)。

使徒行传的再思

使徒行传的再思 (杨世礼) 每次与你们见面,彼此分享,一同学习神的话语,我的心都非常高兴。上週五祈祷会后,我回家重温使徒行传,又拿起「古圣经、新眼睛」(1),回想当日写书时的心景。 使徒行传给我最大的提醒,就是保罗被圣灵阻止前出的记载,背景请看使徒行传第十六章, 那是一个宣教的旅程,有什麼比传福音更重要?那是一队有经验的宣教团,為何会遇见拦阻?圣灵不但是一次的拦阻,而是多次的(徒十六6,7)。他们怎晓得那不是撒但的骚扰呢? 重点就是他们不断聆听圣灵的声音,并小心服从,没有埾持自己原本的计划。 那天晚上,你们问及如何能深化灵命,也谈及传福音的方法,其实使徒行传就是正正针对这些问题。传褔音最重要的策略,就是聆听圣的声音,这也是深化灵命的重要关键。 保罗如何等候圣灵的引领?腓利如何晓得圣灵要他向南走?懂得聆听的信徒,才是宣教的精兵;不晓得聆听的,只是趁热閙的啦啦队。不懂得聆听,又怎能谈顺服呢? 你懂得聆听神的声音吗?你有化时间去聆听吗?你有把其他嘈杂的声音关掉吗?你懂得等候神的重要吗?使徒行传特意没有告诉我们聆听神的方法,因為没有固定的方程式,但安静等候及扎根在神的话是必须的,圣灵降临,也是发生於众信徒安静祷告中。这是初期教会的经歷,也是使徒行传给我们的提醒。 其实,创世记第一章就已经记载这原则:「有晚上,有早晨」(创一3,8,13,19,23,31)晚上代表等候,早晨代表活动。圣经的次序是先等候,后活动;先聆听,后顺服,因為「不是倚靠势力,不是倚靠才能,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」(亚四6)。 让我们一起锻鍊属灵的听觉!

神的引导

神的引导 (杨世礼) 上文提及唐崇荣牧师提议将「神的旨意」与「神的引导」分辨,从系统神学的角度来看,这是正确的。虽然圣经的作者们,不一定严跟从这看法,但对於信徒在生活中作选择,这样的分辨很重要。太多信徒以「神的旨意」為藉口,其实只是按著自己的喜好来作决定; 一旦有「神的旨意」為遮掩,他人就不敢再多问什麼。 透过唐牧师提出的分辨,我们生活中大部分的决定,不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「神的旨意」,而只是我们从周围环境所觉察到的「神的引导」。「神的旨意」是无误及不变,但「神的引导」却是主观的领悟,可以改变,因為我们的领悟力是会成长的,又或许外在的资料增加,我们的决定也会随之而变。更重要的,就是「人心比万物都鬼诡」,我们的决定也难免会受到自己私心的左右,这是基督徒必须小心提防的。 香港人的移民潮就是好例子。香港於一九九七年回归中国,当回归的日子渐近,不少信徒都用「神的旨意」為原因,不约而同的移民北美;后来回归后香港社会稳定,而北美的就业情况又大不如理想,很多信徒再以「神的旨意」為藉口,返回香港居住。我不是反对信徒移民或回港,但採用「神的旨意」為藉口,以此遮掩自己心中的恐惧及忧虑,这是非常不当。 信徒应如何暸解「神的引导」呢?在日常生活中如何作合神心意的选择呢? 唐牧师引用使徒的教导,提及保罗在哥林多书列出三个条件,是信徒作决定之前应该考虑的: 1. 这决定对自己身心灵有正面影响吗?(6:12 上) —对自己负责任 2. 这决定会否带来辖制或难坏习惯吗?(6:12 下) — 对上帝负责任 3. 这选择对周围的人会带来坏影响吗?(10:23) — 对他人负责任 除了以上三个条件外,习惯聆听神的声音也是非常的重要。以后与大家分享一些锻练聆听神的实际方法。

神的旨意 — 回應唐崇榮牧師的文章(1)

神的旨意 — 回应唐崇荣牧师的文章 杨世礼 唐崇荣牧师的文章「什么是神的旨意?」非常清悉,解答了很多信徒对这方面的疑问。他的观点,我完全赞同,但我想稍作补充。 唐牧师将神的旨意(God’s will) 与神的引导(God’s guidance) 分开。对他来说,神的旨意是永恒不变的,除了神愿意万人得救之外,我们是不能晓得神的旨意。他指出很多信徒误把神的引导看为神的旨意,这一点是非常重要,我们以后再较深的讨论神的引导,现先谈神的旨意。大致来说,唐牧师认为神的旨意是概括性的,而神的引导是个人性的。 唐牧师对神旨意的瞭解,是从系统神学(systematic theology) 的角度来看,注重的是概念。但若从释经学(hermeneutics) 的角度来看,神旨意的定义则不是如此绝对。使徒保罗在歌罗西书中,三次提及「神的旨意」,他不但以神的旨意为开始,也以神的旨意为结束。首先,保罗表明他作使徒是奉神的旨意(歌罗西书1:1),这明显是个人性的呼召,也是神特別的引导,然而保罗宣称这是神的旨意。不但如此,保罗更为歌罗西的信徒祈求,盼望他们「满心知道神的旨意」(歌罗西书1:9),这不是说明神的旨意是信徒可以知道的吗?最后,结束时保罗的同工以巴弗,也作同样的祷告:「愿你们在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」(歌罗西书4:12)。 换句话说,系统神学给神旨意的定义狭窄,却是较準确;释经学的定义较广阔,「神的旨意」包括了神公开的宣告(decree) 及神的引导 (guidance),我们应用时须要小心。 或许,较实际的问题不是:「我们如何能晓得神的旨意?」,而是:「信徒如何能认定神的引导?」这是下一期讨论的焦点。

欢迎加入我们的主日崇拜 Welcome Join Us

聚会时间:周日下午 1点
Worship Time: Sunday 1:00pm
地址 Address:

602 Pasadena Ave, Winnipeg, MB

联系电话 Phone: 204-290-9190

恩典相伴 – 2015 真道堂回顾

本周学习:恩典365 – 登山宝训(论八福)

近期评论